淫荡鸡巴镜,丝袜番号,偷星九月天九十总裁文


       


年底車企都在沖刺銷量 吉利12月份卻偷偷隐藏了5萬 吉利真實實力有多強2018年底汽車行業的一個焦點就是,長期作爲模範生的吉利雖然順利跨上150萬年銷新台階,刷新中國汽車品牌曆史最佳,但在12月份卻給出了不到10萬輛的銷售數據,讓市場大跌眼鏡。而這背後,卻隐藏着一個驚人的事實和數據: 筆者從可靠渠道獲取的信息顯示,12月份吉利汽車交強險銷售數據超過14.5萬輛,穩居自主品牌第一,比乘聯會發布的93333台的銷量多出了整整5萬輛!說到這裏大家可能有些懵,其實這裏涉及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概念,一個是廠家的批發銷量,批發給4S店,中汽協和乘聯會公布的銷量都是這一類。而文章開頭提到的交強險數據,屬于終端零售銷量,也就是真的已經賣了,交強險上牌的真實數量。換句話說,吉利汽車12月份真實的終端銷量超過14.5萬輛。這也意味着,相比其他車企,吉利汽車不僅沒在12月壓庫,還大大減輕了經銷商的壓力。在這裏,必須給吉利汽車點個大大的贊。按照慣例,年底12月份是各大車企沖刺銷量的關鍵時候,因爲年底銷量數據不僅關乎面子更關乎裏子。面子是年底銷量不好看被外界各種質疑,裏子是這也關乎經銷商團隊和車企員工的信心,更關乎上市企業市值的漲跌。那爲何此時吉利會出現這種反常的數據和表現,隻能指向一點:吉利汽車正在主動降速,降經銷商庫存求健康發展。吉利這種主動克制,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已露端倪,吉利副總裁、吉利國内銷售公司總經理林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去年下半年起,我們特别注重終端零售渠道的健康,控制庫存,與年初目标戰略性松綁,要求經銷商按照實際需求來進貨,保證渠道的健康和價格的穩定。"林傑透露,吉利汽車決策層也達成了一緻意見,甯願完不成年初目标也要保證渠道健康。其實對于吉利這樣150萬年銷量、全國上千家經銷商的巨頭而言,要完成158萬的年銷量目标并不難,退一步說,隻要給經銷商繼續壓庫就可以達成。有能力完成卻頂着巨大壓力主動放棄,無疑更考驗企業領導人的智慧和眼界。"風平浪靜時,大家比誰跑得快,而在遭遇市場的暴風雨的時候,首先要穩定發展才是最後成功的真谛。"企業的競争是一場馬拉松,有節奏地跑到最後才能成爲冠軍。顯然吉利已經有意地放慢腳步,轉向更穩健的淫荡鸡巴镜展。這正是吉利作爲自主品牌老大哥和大企業所難能可貴的長遠眼光。對于這樣的企業我們有什麽理由不看好和支持呢?



3月27日,蓮湖法院立案庭充分發揮案件繁簡分流機制作用,通過遠程調解在立案當天快速化解兩起合同糾紛案件,當事人當庭達成調解協議,收到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原告某電梯公司及其陝西分公司分别與被告西安西郊某央企公司簽訂《電梯采購合同》和《電梯安裝合同》,約定原告爲被告提供電梯18台,并爲被告提供電梯安裝調試。兩份合同對電梯總價款及安裝服務總價款丝袜番号作了具體約定。合同簽訂後,原告按約履行了電梯供貨及安裝義務,并經相關政府部門驗收合格,交付被告使用,但被告尚欠原告電梯款及安裝費合計70餘萬元未付,原告爲此分别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原告上述欠款。經詢,被告承認拖欠原告款項事實,表示願意通過法院調解解決。但由于客觀情況,雙方無法同時到庭,主審法官了解到這個情況後,庭前通過電話微信充分與雙方進行溝通,雙方均同意通過遠程調解。經法官遠程調解,雙方當庭達成調解協議,被告七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欠款。不跑法院也能達成調解協議,遠程調解不僅節省了當事人的訴訟成本,也及時化解了糾紛。下一步,蓮湖法院将充分運用遠程平台等多種方式加強速裁調解,進一步探索繁簡分流新思路,發揮速裁判作用,及時快速化解矛盾糾紛。



自我認知,CP的多組合性本身就意味着對既定秩序的颠覆;“玩”字本身有“元”(meta,也譯爲後設性)的意味,直接指向“可寫的文本”。女性終于從畫框中走出,拿起了畫筆。或者說,跳出了程序設定,開始設定程序。近兩年來,政府監管政策的加強以及對現實主義題材創作大力倡導,也對網文形态起到相當的塑造作用,大批“現實文”乃至“沖獎文”湧現出來。不過,如何将現實主義文學的創作原則與網文的“爽感模式”良好結合起來,還需要進一步地探索。本雙年選推薦了3部現實題材的作品,都是在網文既有模式中生長出來的,具有良好的口碑和商業成績。它們分别代表兩種有探索價值的“現實文”模式。一種以志鳥村《大醫淩然》(起點中文網)爲代表,用系統文+專業文的方式,将現實感架設在系統模式上,系統提供了快感基礎,也使現實矛盾得到想象性解決;一種以《重生之出人頭地》(鬧鬧不愛鬧,起點中文網)《天才基本法》(長洱,晉江文學城)爲代表,采用最适合寫現實文的重生設定,但盡量淡化其金手指功能,以紮實的寫實功力取勝。當然,到底該如何考量網絡文學的現實價值?是更關注現實題材還是更關注現實情懷?這也是可以進一步探讨的問題。中國網絡文學發展20餘年來,最核心的發展動力就是建立在粉絲經濟基礎上的原創性生産機制。盡管根據中國互聯網中心(CNNIC)最新的統計數據,網絡文學的用戶已達4.55億(截止2019年6月),但由于盜版的長期存在,核心粉絲(具有穩定付費習慣和活躍參與度)占比始終僅有5%左右[11]。然而,正是這不足二千萬的核心粉絲,構成了網絡文學發展的根基——其中大部分都曾嘗試寫作(2018年作者總數達1775萬),他們生産出了三千萬部網文,大小類型數以百計,并且,日新月異,變化萬千[12]。可以說,隻要這個核心粉絲群體在,網絡文學的底氣就在,任何外來壓力都隻能傷及表層。擠掉泡沫之後,網絡文學的有生力量将在深耕細作中,獲得更健康的發展。[1]2018年5月,趣頭條旗下米讀小說上線,以首創的“免費閱讀+觀看廣告”模式引發了持續至今的免費閱讀沖擊波。2018年8月,連尚文學緊随其後推出連尚免費讀書APP,以免費模式下沉到三四線城市和村鎮市場,吸引了廣大中小城鎮和鄉村的網絡小說愛好者以及盜版網文閱讀人群,截至2018年12月,月活躍用戶超3000萬。2019年,七貓免費小說依靠重金推廣後來居上,在年中超越米讀小說和連尚免費讀書,并獲得百度巨資入股。衆多免費閱讀平台都開始簽約原創作者,并爲作者帶來了不比訂閱收入低的廣告分成收入。[2]最早參照視頻網站Bilibili創建“彈幕閱讀機制”的是主打二次元的網站歡樂書客,該網站2015年9月上線“間帖”功能,以便讀者對小說内容進行實時吐槽。[3]關于網文作者對“本章說”的反應,來自本文作者多方觀察。2019年11月16日在“自貿港背景下網絡文學出偷星九月天九十总裁文海論壇”上,閱文集團原創内容部高級總監楊沾的發言也印證了這些觀察。[4]據閱文集團聯系CEO吳文輝2019年10月25日回複筆者書面采訪。[5]關于網文的“泛二次元轉向”問題,筆者曾在《2016中國年度網絡文學》(漓江出版社2017年)的序言提及,後又在《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典文集/好文集》(漓江出版社2019年)的序言中再次論述。當時用的概念是“二次元轉型”。但狹義上“二次元”的概念應該隻指日本ACG文化,歐美電子遊戲不能包括在内。對于中國網文的這次轉向到底該用什麽概念描述,目前本研究團隊尚存在争議,本文姑且用采“泛二次元轉向”的說法略作修正。

網站地圖